艺术家

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
Henri Cartier-Bresson

出生于法国尚泰卢(Chanteloup),早期跟随立体派画家安德烈·洛特(André Lhote)学习绘画。1931年,在非洲象牙海岸度过一年之后,他买了第一台徕卡相机,开始游历欧洲。1933年,在纽约的朱利安·列维画廊(Julien Levy Gallery)举办了首次展览。1940年,加入法国第三军影像服务部,同年6月被德军俘虏。在经历两次失败的逃脱后,于1942年2月第三次成功越狱。1945年,与一群专业记者拍摄了巴黎的解放,并制作了纪录片《回归》(Le Retour)。1947年,他与罗伯特·卡帕(Robert Capa),乔治·罗杰(George Rodger),大卫·奇姆·西蒙(David Chim Seymour)和威廉·范迪维特(William Vandivert)共同创立了格南图片社(Magnum Photos)。

在东方游历了三年之后,于1952年回到欧洲,并出版了第一本书《决定性瞬间》(Images à laSauvette)。1974年,终止了与格南图片社的工作关系,进而更专注于绘画。2003年,与妻子和女儿在巴黎创立了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基金会,以保存他的作品。2004年8月3日,在96岁生日几周之后,他在普罗旺斯的家中去世。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被后人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。在超过六十年的职业生涯中,游历在世界各国,见证了一些20世纪世界性重大事件。他把相机作为“第三只眼睛”来捕捉人类变幻莫测的行为,将摄影视为捕捉决定性时刻的手段。

2021

展览

欧洲,目光所及

策展人

让-吕克·蒙特罗索

艺术家

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

展期

2021年常设展

开放时间

2021.01.31起

地点

成都当代影像馆 A 展厅

《欧洲,目光所及》

文/让-吕克·蒙特罗索(Jean-Luc Monterosso)

1931年,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买下了他的第一台徕卡相机,并就此迈出了他游历世界的脚步。

“其实我不懂旅行,即便如此,我还是去过很多地方”。卡蒂埃-布列松在那本著名的《决定性瞬间》(Images à la Sauvett)的序言中写到,“我喜欢慢慢游历,细细品味异域风景的变换”。

往来之间,欧洲成为了他的重要目的地:1931年的比利时,1932年的西班牙和意大利,以及二战后的希腊、德国、中欧、东欧……直到1955年,汇成了《欧洲人》(Les Européens),该画册以加泰罗尼亚艺术家胡安·米罗(Joan Miró)最具代表性的几张作品做封面。

1997年,欧洲摄影博物馆举办了同样以欧洲为主题的展览,并随展出版了一本重要画册《关于欧洲》(Des Européens)。

本次《欧洲,目光所及》(L’Europe à vue d’oeil)展出的所有作品均来自成都当代影像馆的珍贵馆藏,其中不乏卡蒂埃-布列松“决定性瞬间”风格的代表之作,正是这些作品奠定了他“世纪之眼”的美名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初,我向卡蒂埃-布列松提议做一个以巴黎为主题的展览。一开始,他很犹豫,拒绝我说“我在巴黎的时候很少拍照”。然而,在我的再三请求下,他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于是,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我和卡蒂埃-布列松每半个月都会在玛格南图片社碰头,手里拿着一块巨大的放大镜,审视那些摄影作品小样。

. . . . . .

2020

展览

世纪之眼

策展人

让-吕克·蒙特罗索

艺术家

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

展期

2020年常设展

地点

成都当代影像馆 A 展厅

《世纪之眼》

文/马列

回溯于2021年1月落下帷幕的,即本馆首次展出的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原作展《世纪之眼》(L’oeil du siècle),主要呈现了摄影家20世纪30年代拍摄的经典作品。卡蒂埃-布列松此时拍摄的照片,明显受到了几何学和超现实主义的影响,被认为最具有“决定性瞬间”风格。这一时期的作品,正出自卡蒂埃-布列松最为人所熟稔的两个创作阶段中的前一个。

而此次展览,则着重展示了卡蒂埃-布列松摄影生涯的另一个高潮时期——即他作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所拍下的经典作品。

2020年的疫情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同样的冲击也体现在中国的新闻报道领域。在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里,每位国人都在关注着网络、电视和广播中不断传来的一线消息。或许在近几十年历史中,中国公众对新闻报道的关注都从未达到如此之高。借此契机,也让我们回到世界纸质媒体传播的巅峰时期,看看作为新闻摄影记者的卡蒂埃-布列松的工作成果。

此次卡蒂埃-布列松新展的所有作品,都拍摄于1947年以后。对他来说,1947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年份;2月,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了首次大型作品回顾展;5月,由他与罗伯特·卡帕、大卫·西摩、乔治·罗杰、威廉·万迪瓦特(之后退出)共同创建的玛格南图片社在纽约正式注册;8月,他被委任为联合国电影与视觉信息部的摄影专家。更重要的是,自这一年开始,卡蒂埃-布列松正式成为了一名全职新闻摄影记者,而他的第一次拍摄任务也很快随之而来。

. . . . . . 

2019

展览

决定性瞬间
THE DECISIVE MOMENT

策展人

让-吕克·蒙特罗索

艺术家

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

展期

2019年常设展

地点

成都当代影像馆 A 展厅

《决定性瞬间》

文/马列

长久以来,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经历和最为人熟稔的作品,主要集中在两个时期。

第一个时期是20世纪30年代,那时的卡蒂埃-布列松正处于20多岁的年纪,迫切地想要离开自己的中产阶级家庭,走上真正独立的人生旅途。在以安德烈·布勒东(André Breton)为首的信奉超现实主义的朋友的影响下,以及自己对几何学的着迷中,布列松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环游世界。他游历了非洲的科特迪瓦、喀麦隆、多哥、法属苏丹,欧洲的德国、匈牙利、波兰、意大利、西班牙,美洲的墨西哥、美国……拍下了数量众多的精彩作品,留存至今。

第二个时期始于1947年参与创建玛格南图片社,结束于20世纪70年代早期。这一时期的他专注于作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的本职工作,他用图片报道了1948年的甘地葬礼、1949年的中国内战时期、1954年斯大林去世后的苏联、1963年的古巴导弹危机等一系列重大国际事件。

与此同时,在与世界各地报纸、杂志、出版社的合作中,卡蒂埃-布列松经常受邀为不少文化艺术界名人拍摄人物肖像,这些照片亦成为广为流传的经典。

而在本次展期将近8个月、此前国内罕有的原作展上,观众所能观看到的恰恰正是上文提到的这两个重要时期的卡蒂埃-布列松作品。其中,尤以30年代作品为主。

这次的卡蒂埃-布列松原作展一共在现场呈现了32幅作品,其中有24幅拍摄于1931年至1937年。

. . . . . .